刺蝟的~1.JPG 一本最巴黎的小說,紅綠鮮艷的封面上標著一行小字,聽過它,但從沒有將它放在腦子裏,卻是在5分鐘搜尋即搜尋到的一本書。才翻開就發現一個有趣的連結,和4月才看完的「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一般,同樣在討論哲學的問題,但敍述的方式則差異甚大。這本書的繁雜度、和其中要討論的議題顯然又更為廣泛了。其中不泛對藝術、美的描述,同樣令人驚喜。文字、內容的深刻,令人無法放下,跟著荷妮與芭洛瑪一起進入一種冷眼看世間、內心獨白的世界。

荷妮有著門房的外表,卻有著豐富的函養,對藝術、哲學有其獨到的見解,才欣喜的讀著他終於被好友說服穿上死人遺留名貴高雅衣服和小津格朗的知性晚餐,和芭洛瑪藉由荷妮的過去找到活下去的理由的日漸明朗時,荷妮仍然死了。

有一天的欣穎死了,在遇見夢中男孩戀情正甜時;優雅的刺蝟的荷妮也死了,在打開心房接受小津格朗說:你不是你姐姐,我們可以有所有的可能時。

我心碎的哭溼了枕頭。這條用死亡做成的連結線意謂著什麼?

天空很藍,facebook上有人很感性的對這幾日的天空寫了許多註解,我卻被太陽光刺的頭昏眼花、被它帶來的熱情搞得心煩氣燥,忍不住想為藍天打一把大傘摭摭刺人的藍天白雲。

如果生命終將走向盡頭,鴿蘭白的膚淺、芭洛瑪的天才早熟、荷妮不為人知的才智、欣熲對愛的堅持,都會隨著生命結束走向虛無,那條連結線把我們都帶向同一種結果,未一可預知的結果,那人生到底還要努力什麼? 

創作者介紹

如果可以,有一天,我想.....

ronnie67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